写代码的产品经理们

我叫海波,FarBox的创始人;他叫文进,MarkMan的创始人。有些属性,彼此很相像:同龄,工商(企业)管理专业,产品经理,然后,玩命地写着代码创业。
如果你是一名界面设计师或者前端工程师,你应该试试MarkMan,它能帮你完成设计稿的标注、测量,从而节省大量的沟通成本。
另外,如果购买了MarkMan的lisence,FarBox将会赞助价值19.5美金的6个月Senior账户(已提供API,由MarkMan处理)。


逃不开的『创业症结』

我们都是07年大学毕业的。那个时间里,中国的互联网正在蓬勃发展中。

而创业的种子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种下了,可能也因为那个时代,互联网+创业,命运里就无法回避了。

在我看来,如果要创业,大概有以下几条路:

  1. 不管不顾,直接创业。
  2. 加入大公司,有一定资历后,再出来,资源也会多很多。
  3. 加入小公司,合伙人的身份参与其中。
  4. 加入有上市潜力的(中)小公司,待它上市,就积累到了启动资金。

我选择了方法1,花了半年多的时间,大学的同学作为合伙人,最后,同学已经(平分)承担了费用,补还了给他,也就告一段落。

后来,又选择了方法3,花了三年的事情,情况并不愉悦,老把自己当做合伙人,到头来说好的股份说没就没。也因此成了自己不太愿意回忆的三年。

文进选择了方法4,去了迅雷,也不乐观,到了2010下半年,怀揣不多的积蓄,开始创业。


你雇不动我了

2011年,花了几个月开始写一个Demo,Demo其实不怎么样,有些产品逻辑自己还没有想明白。但还是找了一个以前打过交道的VC聊了聊,结果顺水推舟介绍了一份工作。

我本想观察这家拿了国内顶尖VC投资的公司,但在这家公司工作却诸多不快,加盟前约定的婚假到后来都要争取,加上部门之争,趁着这导火索就离开了。

这时有两个Offer摆在面前,一个是杭州的一家刚拿到天使投资的小公司,月入一平方+4%的股份(朋友L给的offer), 职位PM;一个是美国几个斯坦福的博士做的Startup,职位Developer,融资前,给钱甚少(朋友M给的offer)。

我选了后面这个Offer,因为是远程,觉得自己还有时间做一个新的项目,更重要的一点,我也想了解美国的市场。
但现实总是残酷,几个PhD的专业太高端,比如应用物理,而互联网项目的程度还很业余,虽说自己开始是Developer了,却很快兼以PM的角色介入。项目初期还可以,拿了一些奖项,但终归天生不足,M算是PhD辍学了,还有居留权到期等各种问题,项目到后来也不了了之。因此结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,倒无遗憾。

再后来,朋友L也从自己的公司出走了,打算自立门户;他希望我能加盟。L念念不忘的原因,可能是曾帮他做过一次交互设计的优化。他能理解设计带来的好处,但我不认为他会理解设计本身的意义,而我能帮到他的,还不是自己技能树中最顶端的。所以,仍是拒绝了。


真的还需要被别人雇佣么?

这是我那时想的最多的问题。


后来,一趟出国旅行。那时,远离国门,完全投身大自然的时候,自己有很多思考:

  1. 工作,除了带来金钱之外,已经没有挑战感了
  2. 害怕青春空度,而自己又慢慢变老
  3. 这几年开挂般点开的人生技能树,替别人工作,根本无从发挥
  4. 对管理别人(PM中的M是真的manager...),也不大感兴趣
  5. 我需要自己做些事情,可以为此而不眠不休;如果为别人打工,这些年经历的几家创业公司后,恐怕无法再做到这种赔本的奋斗劲
  6. 一天夜晚,坐在大海边,可以抬头看星星,耳边有海风与浪声,然后闭上眼睛问自己:难道你不想骄傲地存在么?(就整个人都不好了)

回国后,重新选择了创业的方式1:不管不顾,直接创业;这时,2012开始入秋,而杭州的空气,依旧炙热得让人不容易呼吸。


务实的文进

文进出来得比我早,2011年就和他在迅雷的几个同事一起出来创业了。先是5个人,半年左右的时间,只剩下2个人。5个创始人(股份平分)的团队,也让他们在跟VC聊早期投资的时候,倍受挫折。

剩下了两人,反倒成了好事。产品也慢慢带来了收益。

他要远比我务实,一定会先去寻找能产生现金流的产品,所以折腾下来,估计出过10来个产品了,目标很明确,就是养活自己。而我在这方面太过于理想主义,即使养不活自己的前提下,也想要专心去做好一个产品。

但矛盾的地方是,他的内心总是觉得国内的用户不会付钱(特别是F5收费后的惨淡收入),这也直接影响了他产品上的策略。而我觉得要相信好的产品必然有人买单,虽然现在困难点,但这应该是不分国籍的。

我暗示他不要再花时间在F5上了,这个产品已经失去了生命力。也不要为了其他现金流的产品,而懈怠了MarkMan,这是大家都认可的核心产品。

当他再次把重心放在MarkMan上的时候,真是由衷的开心。

对我们小团队来说,免费用户就是累赘!

是的,我一直在刺激文进。创业的路上,本就艰辛,多数时候,需要彼此给一些勇敢。

我让他勇敢得盲目些,他则教我要先养活自己(虽然这方面,自己领悟得并不太好)。文进曾经告诉我淘宝卖家的服务可以尝试,我却提不起多大的兴趣。


在我参加的一次宣讲活动中,文进带着他团队里的小胖过来捧场,小胖真胖,一名福将的模样。

文进在按照自己的道路前进,走得要比我好。
但有些时候,会莫名的悲伤。如果不是生在这个国度,应该早已取得更大的成就。


产品经理怎么写上了代码

我从2000年就开始用FrontPage制作网页了,2005年开始写Python。文进接触这些的时间也差不多,他开始时用DreamWeaver,除了Python,接触的语言种类比我还多一些。另外,现在的我们在实际编码的过程中,一些第三方库,内部patch或者给原作者提bug或pull request,这样的事也时有发生。

实际上,最开始的入门,对我来说,是很困难的,要知道,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诗人(幸亏没成功),大学专业是管理系,想让自己商人的气息浓郁一些(显然也没成功),这些都跟技术格格不入。那时,怀着对互联网自由世界的憧憬,去自学代码,然后在很多愚蠢的初级错误里熬夜反复尝试;真是孤独,毕竟身边没有同学会去写代码……

虽然一路颠簸,但到了后面,人生的技能树很自然的拓展开来,然后,为了自己的产品去写代码,也就成了一个很正常的事情。

为了避免可能会给他人带去盲目的激励,需要补充一点:

作为一名产品经理,学会写代码,本身是不难的,花点时间和决心就可以了。但是要精通此道且不逊色于一流的工程师(做不到这点,这项技能会有巨大的毒副作用),则要付出常人所不能的艰辛;像文进有一段时间,为了获得更多的时间,开始尝试“达·芬奇睡眠法”。


产品经理写代码的好处

最大的好处,莫过于效率的空前提升。在考量一个问题的时候,会同时考虑视觉的风格、产品的逻辑、技术的实现等环节,做决策的速度非常快。

这个特性很让人上瘾,如入无人之境,可以肆意地狂奔;又不容易陷入单个领域而无法自拔。当然也会犯错误,但自省的速度也很快,不会把自己固定在某个领域里,倒像是一种“没有原则”的人类。

说到“没原则”,前几天,文进还在念叨,最近有些道德上的愧疚感,因为后端都开始用Node.js了(我们之前都是主用Python的,算是母语)……确实,如果有必要(甚至只是好奇),我们换一种语言、框架、新技术,确实很不严肃,一念之间的决定;涉及到大的项目,仍然会选择自己最熟悉的东西,毕竟本质上不同的(脚本)语言,并没有大的差别。

我们之间,偶尔聊上几句,可能是最近有什么可以分享的,或者你的产品上可能存在什么问题;而有时短短一句话,会给彼此带来本质的变化,或于思想,或于代码,或于市场的策略。

作为产品经理,又深入代码之中,我自己感受最深的,其实是开始获得『体现自我设计哲学,赋予产品于灵魂』的能力。

我们都是普通人,没有光鲜的背景,却有匠人之心。所谓匠人,文进说“这是一种做事的精神,自己要为产品的方方面面负责。功能不好,是自己的创造力不行,做的难看,是自己审美观不行,做的质量差,是自己技术不行。如果任何一方面是必须要交给其他人做的,那就不是工匠!”

而我一直认为,一旦你想做一个了不起的、有自我哲学、有灵魂的产品,必然需要成为一名匠人。你一旦付出努力,必然带来无限的好处。


再举一些实际的好处:

  • 不用再做产品原型以及各种注释了
  • 不用评审,不用在幻灯片前表演争取资源了
  • 甚至视觉设计物料交付的流程都可以省略
  • 也不需要再追在别人后面check points了
  • 也不用再写各种需求说明书了,要做的事情,常是从Todo List选一条就可以进入编码的状态
  • 几个人在白板前甚至餐巾纸上,就能决定一个大的产品特性;放手各自去做后,结果又能符合每个人的预期
  • 还有些时候,改Bug的过程中,就完成了一次小型的重构

当然也有坏处,就是很容易陷入思考,可能是在洗碗的时候,可能是在走路的时候;这种状态下,很容易表现出智弱的现象。
比如夫人有时问“午饭吃了么”这类问题后,我需要几秒钟才能回过神来,再花上几秒钟思考她刚才问了什么问题,好在她也习惯了;更糟糕的是,等回答她的问题后,思路也被打断了,好在,我也习惯了……

关于未来

我和文进都创立了各自的公司。我创立公司,有一个直接的目标,希望为每一个加入的人提供不合理的薪资;现在还在为此努力中。

人生最大的挑战,其实是战胜平庸。

来自于芸芸众生,却天生骄傲;也因来自于众生,所以自带了『庸』属性。

所以,才如此努力。于是,就成了一名写代码的产品经理。


我相信这一切都是自然而已的事情。

毕竟,人,总要仰望些什么。不然,此生就太无趣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