拥抱垃圾

正直的人和愚蠢的人,有时候,并不容易分辨出区别。
未经思考的正直,很美;未经思考的愚蠢,很丑。
那么,经过思考的正直和经过思考的愚蠢,也应该都是绚丽吧?

上篇文章是关于《电子垃圾》,且是半年前的了。其实,当时的下篇早就想好,就叫《拥抱垃圾》。
一来时间所限,伴随着小 bady 的诞生,同时也马不停蹄地在完成 MarkEditor 2.0 的重写,时间是一种奢侈品。

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,太过于正直了,也接近了愚蠢。
以致于,太容易产生非黑即白的潜意识。我认为,我们应该对待世界应该有更加坦诚的态度。
垃圾,仅仅是一种评价,垃圾本身是有价值的,即使满足了刹那没有价值的需求、欲望,构建了并非真实的他人评价,这本身就算是价值吧。

割席之交,难吧?

Growth Hacker,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,“经营” 本是应该做的事情。而当我们把它单独提出来的时候,有些邪道也就上了台面。那么就有了一个问题,你愿意去结交这样在这个 tag 下面的某个人吗?这些 tag 还有比如创业
反正,我是不愿意的。可能看到了更本质的东西,也可能就是天生没有情商。
只是换一个角度,如果 Ta 已经是了你的朋友,然后,又多了一些标签,你是否会更宽容一些呢?应该也会,对吗?
“拥抱垃圾”,其实没有把自己想得太骄傲,毕竟,有时,我们也是这个荒诞世界的组成部分。

并非,让我们失去边界,陷入虚无主义本身是没有意义的。
比如最近《青蛙旅行》“中文版”们的存在,因为特定门槛的存在,使得“诈骗”可以成为一个不违法的敛财手段。问题是,如果某个诈骗 App 的背后,就是你日常生活中的认识一个人,甚至是朋友,你会去谴责他吗?
又比如,你看见王利芬吃着血馒头,又恰巧是你的好友,你会割席绝交吗?

80 后的教育其实还是偏于正直的,结果也在我们逐渐老去的过程中,有更多的人,成了犬儒主义者。正直的犬儒主义者,其实还是有趣的。
然而,恐怖的事情是,越年轻的人、越聪明的人,越会成为更纯粹的利己主义犬儒,因为他们在更早的时候,已经通过自洽的方式理解了现实世界接近残酷的运行方式。比如那个诈骗 App 背后的“作者”正在得意洋洋,在朋友圈中炫耀这波骗得6

“拥抱垃圾”,我们应该冷静一下,不要让自己的主观偏向,过早做出决断。
有些垃圾,其实并没有那么垃圾;有些垃圾,比垃圾还要垃圾。
起码,我认为,更早的自己,是天生怀抱愤怒的,这种愤怒是好东西,可以更加明确自我的追求,与糟糕的世界与人类有一丝距离感。而愤怒的坏处,就是在我们努力保持理智的时候,仍然会失去一部分冷静。
所以,从“拥抱垃圾”开始,让自己更加冷静一些吧。

并非完美,也是好的

自从独立做产品之后,财务压力一直都存在。
最近一段时间,虚拟币有次上行非常明显的阶段,夫人作为一个完全行业外的人,似乎也听到了比特币,她提供了一种假设,假设我肯很老实地在大厂呆着,肯定会在业余折腾这些东西。她的这个“肯定”是肯定的。
即使产品的压力、财务的压力双重之下,在 Ripple 币出现的时候,还是非常乐呵地攒了一笔。那时产品的收入连西北风都不够喝,这件事其实也成了夫人调侃我的一个很好素材。被调侃,我并不讨厌,也不喜欢呢,便出掉 Ripple 币换回了人民币。

后悔?我对“后悔”这种情绪的敏感度很低。
想说的其实,是这个过程的判断。比特币,在我看来,它不会是最终电子货币的形态,问题很多,所以是“垃圾”;而 Ripple 币的概念很好,但是有个问题,初期的时候它没有释放开源、可独立运行的节点源码,没那么可信,所以也是“垃圾”。
不仅仅如此,我更笃信的是,去中心化的最终形态,肯定绝大组成部分是不稳定的存在。

于我而言,真正的反省是: 不应该把基于10 年后的判断和基于近年内的判断,两者混淆。
再垃圾,没有被判定为垃圾之前,拥抱之,未必是坏事。如果其背后藏着未来,或者应该说,是件好事。

不拥抱垃圾,拥抱什么?

残酷,是一种清醒。

我们并不总能得到最好的。
或者换句话说,我们当下能得到的,常常是不理想的。为了让自己更乐观地对待世界,我们又会告知自己,当下是最好的。
不拥抱垃圾,拥抱什么?如果我们还不够努力的话。

给一亩三分地,也能自成一世界。不忘初心,保留野心与想象。
比如上段之中,我说到笃信未来的去中心化,包括自己这些年也在为此努力,从 FarBox 到 Bitcron,几年的时光,都为了某一天能在未来的网络中,让这个作品运行起来。
然后,突然有一天,就没了兴趣。
因为面向不确定的未来设计的产品,一个能跑的、并且很好的产品,是矛盾的。我更希望的是做出一个好的作品,而并不只是能跑起来,而针对前者,更要控制设计的规模。

所以,现在来说,创造一个 App,从每一个像素控制,从每一个当下呈现,反倒更让自己开心。
从一个理想主义者,逐渐成了理想的现实主义者,也挺好的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