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会这么不可理喻

脑回路

下面一张图片,是最近一个朋友收到的。
而作为一名跟用户直接打交道的独立开发者而言,遇到此类的事情,是必然的。
自己最早先遇到此类的事情,即使回复的时候保持平静,但终归是有情绪的,后来也就消解了。
但这是一个怎么样的脑回路?着实不能理解。困惑了自己非常久的时间,直到最近,才有了一点思路。

为了避免无谓的情绪波动,请务必假设这个反馈者不是恶意的,也请务必从所有负面的反馈中获得正面的信息。只是,两个世界的人而已。

好了,放图:

屠龙者说

我有个假设,如果这个反馈者,有一天变成了独立开发者,会不会更能理解这样的用户呢?并且能提供更好的服务呢?
这个假设并不荒诞,自己也确实经历过此假设成真的事情。而结果则是,Ta 对自己的用户,会有“更高的要求”(婉转的说法),浑然忘记了曾经的大义凛然。
尴尬地摊手……

会厌恶这样的用户吗?不会。
会厌恶这样的独立开发者吗?也不会。
我相信,即使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扮演了这两种角色,做出的行动并非欢喜的,但一定意义上,都是一个独立个体的自由意志体现,严格地说也不是恶意的。

这是否让你想起了屠龙者说,一个骑士去屠了恶龙,最后的最后,他又成了恶龙。
所以,我的困惑更深了。

“你应该”

我发现,人一旦具备了下面这个特征,就会大概率地表现出令人糟心的行为,那就是:容易对他人提出 “你应该如何如何” 的诉求,并且 “如何如何” 的结果是有利于其自身的。
这些说辞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而且是正向的,但是在一定的上下文环境中,则说明了: 对方通过“绑架”的方式,提出过分的要求了。
比如说:

  • 你应该更大方
  • 你应该有更好的体验
  • 你应该要听用户反馈
  • 你应该有怜悯心
  • 你应该要体谅……

或者换个方式,比如说我也会对身边人提出要求:

  • 你应该更自信
  • 你应该保持进步

有什么区别?
区别在于动机
我希望你进步,就是希望你进步,与我无关;
Ta 希望你大方,是希望你有所付出,最好应该与 Ta 有关;
我希望你更自信,即使结果并不理想,也是自然,不要对自己苛责;
Ta 希望你要听用户反馈,则是希望你要听 Ta 的,不能接受被拒绝的结果。

困惑没有解决,直到一天...

只要继续做独立开发者,文首的问题,就一定会持续的遇到。
即使已经不容易为此情绪波动了,但内心的困惑还是很折磨人的。
“你应该” 这个特征值,仅仅解决了如何识别的问题,并没有解释有些人的脑回路是怎么产生的问题。

有一天,突然发现可以用一个习以为常的现象做类比,然后,就不纠结原因所在了。
这个现象就是: 开车

你开车的时候,最害怕什么?
电瓶车……
有没有人开车时内心骂死电瓶车,自己骑电瓶车的时候又自视命大犹如大侠?
你觉得会没有吗……

这些现象的存在,就决定了文首的问题是必然存在的,屠龙者说也是必然的。
也就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。
这个类比对我来说,很重要。比如李斯仓鼠论,也是年少,无深究,初读都会随流。完全没有去理解他的视角,而只把重点放在“鼠”、“厕”这些负面的文字上面。

寻找那条高速路

你为什么害怕电瓶车,其原因,也是为什么有些反馈的脑回路让人感觉不适。
知道了原因,也同样会知道,这是无可避免的。

在中国开车,会让你愉悦吗?
应该没有。
唯一可以缓解的是在高速路上,但起码不用担心电瓶车窜出来了。(呃,虽然糟心的危险系数更大,虽然可能还真有电瓶车窜出来...)

我的解决办法是有逃避性的。
除了不断提高产品的质量同时,也在提高用户质量的过滤器,到达一定门槛后,很多问题就自动解决了。

最后

最近会开一个邮件列表的订阅,一来是 MarkEditor 的一个新增重要功能外,二来感觉这会是更好的方式。
订阅方式: 发邮件到 hepo@qifa.app,邮件内无需什么具体内容。
条件: 我们见过面的,或者有过邮件沟通的;如果不是,抱歉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