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用的万物都关联在一起

灵感是怎么来的

最近的时间,都在为 MarkEditor 2.0 忙碌,回头一看,原来从准备内测,到现在,居然差不多半年时间过去了。
这半年时间,蛮是枯燥的。内测开始后的一段时间,才开始记录 ME 2.0 的 Change Logs,到如今,Change Logs 的条目式陈述,竟然也差不多 1 万字了。

越枯燥的时候,思想就越活跃。
从 FarBox 开始,一直在想完成去中心化的结构,包括这个产品的名字,也看得出我的心中所思。但总是时机不到。
前天凌晨,还在枯燥地写文档 (for ME 2.0),突然脑子灵光一现,一个去中心化的非常极端的 idea 突然到来。虽然其有个最关键的实践仍不具备完整的可行性,但几乎将很多自己这些年思考的 给串联起来了。

即使最终,这个 idea 没有任何结果,但在那一瞬间,自己恍然大悟,原来脑海中已经存在这么多 ,且一直孤立着;而它们的存在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服务当下的 idea

仿佛在一片漆黑之中,突然扔下的照明弹。没有那么强烈的威力,却让我们对于全貌有了一瞥。
但也有另外一个问题,如果这颗照明弹面对的是一个空白的世界,它的燃烧与否可还有意义?

灵感,是生命质量的体现

这次的灵光一现,除了让自己突然审视到曾经与之相关的 之外,更让自己感受到“灵光一现”这个现象本身。
很多问题,从最开始未被认知到、未被解决掉的时候,显得非常繁杂的;可能几年过去了,它已经被解决了,而解决方案呈现起来并不复杂。
为什么一个不算复杂的解决方案,在其没有创造之前,就是未知的、极其复杂的领域呢? 对此非常困惑,但也知道,这是世界保持运行的一种因果律,无可逃避。

而只要一个人在努力,灵感的事情一定会间隔一段时间发生在自己身上,有时大、有时小。 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,类似 “恍然大悟”、“厚积薄发”、“顿悟”……
我甚至觉得,这个现象发生的频率,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生命的质量。

解释不清楚的,就用例子说明吧

一直相信,我们必须非常努力,“灵感”才会在某一个时刻砸到你的头上,不然,为了寻找而寻找,是寻不得的。
这次给我的体悟,却与以往不同,更加具体、细腻,很多曾经无用的形而上的思考,都被串联了起来。但用语言去表达的话,似乎仍然非常苍白。
有趣的是,这次的“灵感”,产生了以往不存在的新视角,能去审视自己曾经获得领悟。不若换一个简单的例子,或许能解释得更清楚一些。

一个例子:探寻 Markdown 的本质

虽然 Markdown 用了很多年,包括自己的大部分产品是基于这个语法之上的,虽然也有自己比较不一样的理解,但一直不认为解剖到了其本质。
如果能解析到其本质,那就意味着能明白,为什么简单的一个书写语法,可以变得如此流行,什么魔力?
我想获得唯一的解释,哪怕这个解释只有理性自我能接受,但不用再时常处于一百个哈姆雷特的状态,这是我理解的本质
而这个本质,即使 Markdown 原始的发明者也未必理解的。
最近一段时间,是自己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真正感觉到明白了 Markdown 的本质。
事情是这么发生的……

一、这次 MarkEditor 2.0,我决定老老实实补缺自己市场的短板,第一步是更进一步得去接触用户。

二、在约谈用户之前,尝试在以往的播客(毕竟可以先不用找人)中找找写作相关、或者同类竞品的访谈,也作为一种调研的补全。有一期 Checked (播客名) 里有两位少数派(www.sspai.com) 的作者在聊写作相关的问题。里面有提到成文质量的问题,很有感触,因为自己成文以前有个巨大的问题,就是第一人称代词(我、自己)使用频率过高,也在 MarkEditor 的 todo-list 有词性分析、高亮标注的问题。播客中的其中一位作者说道,中文的词性分析没有、而且国内的开发者也不可能去做这件事情

三、这个论断很有意思(国内开发者不会去做(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)),我把 词性分析 的优先级提了上来,这是一个黑洞,中文的词性太难分析,在跳脱上下文关系,词性分析的准确率可能只能做到 80%~90% 之间,这种程度的准确率是否能帮助提高写作的质量?而且,还有中文分词的性能问题,会影响到一个写作 App 的流畅度。

四、没有什么迟疑,我决定做这件事情。感觉技术上能做到、而且效果应该可以。之所以有这个判断,是因为以前钟颖(Pin、小历、JSBox 的作者)跟锤子发生冲突的时候,我尝试去帮他,也许能力不够吧,有点结果但并不理想。而此时,当时的结果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,通过那次冲突,钟颖传达了一个不重要的细节: 苹果的 Cocoa 有自带的分词 API。
不仅如此,以前 MarkEditor 1.0 早期版本时候,xinzhi 给我过反馈,是 Mac 原生的双击选择文字的时候,会自动尝试选词
两件小事情交错一起,技术上,应该问题不大。

五、实践发现,Cocoa 自带的分词 API,对应中文分词的表现,并不理想呀。
是否引入第三方的分词系统?这会导致性能下降、并且最终 App 的尺寸变大。因为以前大量经验的积累,将基本搜索的技术方案在脑海过了一边,似乎找不到可行的办法。
放弃?不可能的。这不是什么大的问题,以前解决过的问题更麻烦。于是,很快敲定的技术方案,就是混合了苹果系统自带的接口与第三方的功能库,保证中文分词质量也保证分词的性能

六、最终,我获得了下面这张图。非常神奇,以往我们是很难改自己的文章的,一旦进行语义标注(连词+介词),在几乎不损耗文章原意的前提下,对文本的长度进行了压缩。难以置信地神奇,寻常解释容易,但本质原因,苦思不得。很多次,就看着这两段文字,放空一般盯很久。

七、这里是对 的后续,其实比较复杂,是一个设计底层的思考,或许后面会单独写一篇文章说明吧。总之,最后得到的一个结论是: 视觉、注意力是可以分离、融合的。分离(比如词性标注)能非常神奇的效用、融合(譬如 Markdown)也能产生非常非常神奇的效用。

八、瞬间,以往的困惑解决了。以往,虽然认可 Markdown 可以让 “我” 更专注于写作,但为什么其最终蔓延的效应如此神奇?只有语法的时候,它不蔓延,后来各种 App 出现了,它就如星星之火一般燎原?
原因: 1,它解决的是人类的,而不是的问题;2,视觉、注意力的融合,本身效果神奇,也会作用于其传播上。起码,自己的困惑解决了。

继续这个例子,如果...

刚才这个例子,很像印度的电影《百万富翁》。可以做其它的假设,如果它们发生了,毋庸置疑,结果会完全不一样......

1,如果 MarkEditor 2.0 不逼自己更靠近用户、市场,所有的后续可能就不会发生?
2,如果自己曾经意识到第一人称代词过度使用的问题,那么听播客时候(特别还处于一边写代码过程中),对于词性分析就不会敏感吧?
3,如果不是曾经跟钟颖打过那次交道,可能就不会知道 Mac 系统自带的分词 API,基于性能考虑,应该不会去做(词性标注)这事(优先级不高)。
4,如果不是曾经 xinzhi 的反馈(当时因为另外一个技术框架、无力完善)而不能实现,长存羞愧,才能快速下决定去尝试下这个方向。
5,如果不是这些年填过那么多坑,可能压根想不到混合的办法,只会说: 实现不了。
6,如果不是连词+代词的标注带来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效果,应该不会常常对其发呆(仿佛冥冥之中的事情)。
7,如果不是像傻子一样发呆,应该不会对“神奇”有这么深地感触。
.etc

如果以上的任一条不为前提的,很可能结果就是: 什么都不会发生,困惑将一直存在着……

例子的最后

无用的万物都关联在一起,直到有一天拼凑完整,灵感就出现了。

若为“灵感”故,就保持思考吧,保持大量的、无用的思考,并且去经历更多的事情。
有一天,仿佛在黑暗中,突然有一个闪光弹在空中炸裂。你就会发现,原来手里正牵着一根绳子,将过往的一些关节点,连了起来。

在那一刻,就是我们说的: 灵感来了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
  • nowhere reply

    有点像 Learning how to Learn 中的一个核心观点。

    Diffuse mode & Focus mode

    通常大家会觉得 Focus 是进行某种意义上创作的唯一条件。其实 Diffuse mode 也同样重要。

    这不是说 Focus 不重要。 Diffuse 之间建立联系的条件是 Focus 之后的产生的小关联达到一定的密集程度。

    灵感来了不是偶然,而是日复一日有效积累的必然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