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抄袭无关,但还是不算坦荡呢

前言

最近,锤子、Big Bang、Pin、罗永浩、Cyan,这几个关键词产生的事件,趟个浑水,随意聊聊。
原本是犹豫的,因为接近罗生门,对错难论,站队本身就是错误的。
犹豫,是因为要花时间。
时间,对很多人来说不算什么,而于我们而言,太珍贵了,权是敝帚自珍吧。

昨天的时候,终于搞定了 Mac 上中英字体混排的一些问题,一件小事,很头疼,似乎似乎其它很多产品也不在乎的细节。
现在,坐在噪杂的星巴克里,忘记带了耳麦,代码一时间好像也起不了头,索性就谈谈这件事情吧。

算抄袭吗?

我认为,很难算。
或者,即使用最大的恶意去揣度罗他们的惯性,稍有理智,应该不至于做出直接的抄袭且死不认的行为。
而且,真的是很小的 idea。在无外部输入媒介(特别多数时候是小屏设备)的前提下,输入的行为极其低效,Big Bang 是不是一种最佳实践,我感觉还算不上。
不管如何,这个 idea 有意思,但并不是很大,因为会有很多人同时能想到,并非先驱,承载不了太多的赞美。

idea 虽小,但是技术实践、产品打磨,要做好,仍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只是,代价很大,也改变不了这个 idea 并不惊艳的现实。
如果作为一个产品 PR 的重要特性,这是市场行为,不做评价。但是彼此站在设计师的角度,我会认为背后设计师因为能容忍这种营销本身值得商榷,如果更引以为豪,呃,那就应该会看不起了吧。

另外,惊艳与否,仍然是主观的看法。
所以嘛,这很尴尬,因为没有定论。
只是,一定会有一帮相对冷静的旁观者,心里的一杆看不见的称会上下起伏。
而这种第三方的力量很重要。

能怼吗?

从 Big Bang 出来时,很多人下意识地认为这抄袭了 Cyan 的 Pin,而Cyan 基本对外保持着 管我鸟事 的态度。因为,确实在他眼中是很小的一个idea。
原本,呵呵一笑而过,多好呀。只是总会莫名被撩拨,也是麻烦的事情。

也有很多人不能理解,以前啥事没有的 Cyan,怎么就因为某人的 “帅死了” 这句话直接就原地炸了?
其实也还好理解的,本是自己信手之物,不觉何如,但是一经他人之手,就成了妖艳之色。虽不认同,但也随它去了,也确实别人更用心有更好的表现呀。
只是,事情的走向似乎不是很对了。
本是群山皆虎,偏偏有人自认为王,久而久之,你置我(他人)于何处?尴尬的呢。

明明是先行发布的,明明有很多人认为新来者抄袭了先行者。这本身有一定客观性,只是新来者于视无睹,对此一言不发。
先行者的 管我鸟事 本是一种善意,新来者的沉默可就不是善意了。如果,更以此作为 Cyan 的前后言论矛盾的攻击点,也许不恰当吧。

实际上,又有什么办法?
创新有自己的困局,失之东隅的事情常有,收之西隅的事情常有,莫名其妙有之,谓之惊艳有之。个人自有个人态度,有些事情无可奈何,忍忍也无妨。
当然,也同样理解 Cyan 的忍无可忍,作为锤子的产品经理,来问 Cyan 技术实现的细节,(竟然)毫无保留的回答,此 PM 打着用户的幌子,行着竞品调研的事实,可以吗?当然可以。可坦荡吗?您觉得呢?
那可否容得 Cyan 因此愤怒,因而联想,而为怒怼?也当容得吧。

背后的阴谋论

背后的阴谋论,以及一些粉们的吊诡的表现,其实真的不怎么样。
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态度,就论及最近的雷电交加或者健身与否的事情,那些纷纷站在黑队行红队龌鹾之事的人,并无好感。将来倘若有他们在台上的时代,恐怕会是更糟糕的时代。
看得懂就懂了,看不懂就别问了,只是觉得都是同一群人而已,或许也是我胡言乱语。

某,挺坏的呢

当焦点放在锤子、罗永浩、Cyan的身上时,且不要忘记了,真正的导火索是
本来不会起兴的事情,因为他一句话而起兴了。
本来堪称 PR 范文的,偏偏最后来一段 “恶意揣测”,春秋笔法,先行诛心,腆着坏心装天真,好尴尬……

满满阴阳怪气溢出的氛围 again。
again 是什么东西…… (还是旧话重提,看不懂别问😂)

我能说您坏话吗?

有时候,社会有其悲伤的地方。
我们有自己压抑的地方。
原本以为只是全局如此而已,想逃难逃罢了。
后来慢慢发现,不只是如此。
比如说,我以购买过某国内品牌的某产品为耻,后来给它找了另外一个去处。而我不方便说这个产品,也不方便说这个去处。不然,会有不方便的事情发生。
这只是 TMD 的纯经济行为而已呀!
有时候,真的挺悲观的,或许,真的是我们活该?天生原罪吗?或许此处真当45°仰角充满忧伤泪流满面天问自伤投江西去。

所以,能说您一点坏话吗?
容我们偷偷地说,也好吧……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
  • 水八口 reply

    原来Cyan说的是钟颖同志,不知道这件事,刚看的时候吓了一跳。不过我改名了哈哈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