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立产品人,以及独行的 2017

幡然醒悟的 2017

2017 年,上半年,完成了一个有些年头产品的重构,耗费的时间很长,等差不多结束的时候,有些幡然醒悟。

因为这个项目中 30% 左右的精力放在一种非常特殊的集群设计上,之所以去实现这种结构,归根结底,是一种执念。

这个执念来源于几年前做自由人最初时候的一个想象,未来的互......

活不下去的时候,为什么仍不考虑接外包?

我没有接过外包,在最困窘的时候,倒是起过意,但很快就消下去了。

至于原因,归根结底,不过就是: 我不乐意。

不乐意,不是因为清高。

如果我是视觉设计师出身,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,反倒会感谢各种莫名其妙的 offer。

除了感性上的不乐意,理性上的原因,就是自己角色决定的,从事外包之......

独立产品,这一路如何收费?

第一阶段: 免费

2012年的时候,开始完全独立自己做事情。

由于曾经工作时候留下的巨大惯性,做产品,第一个考虑的竟然不是收费。

于是,就有了这个阶段。

免费,是一个杀死产品很好的方式。

因为某些原因,当时,某些平台也愿意将其用户导流到你的产品上,但都是梦魇,用户质量太低了。

一......